肖叔叔榨取思想的剩餘價值,甘為文學的販夫走卒